返回主站

主办:广东省企业信用联盟办公室   

       《华南信用管理论坛》组织委员会

CFA协会近半数受访会员支持信用评级机构改革

近日CFA协会发布了会员意见调查结果,11%的受访者曾发现有信用评级机构在投资者、发行人或承销商的压力下更改评级。
  CFA协会是一家全球性投资专业人士会员组织,每月向全球会员进行每月一问的意见调查,并透过CFA协会金融市场诚信中心推行最高的道德标准和致力维护投资者利益。
  CFA协会金融市场诚信中心董事总经理Kurt Schacht,表示:我们在次贷危机出现后会见了一些评级公司的代表,令他们担忧的是人们印象中认为信用评级机构会在发行人和承销商的压力下轻易地提高他们的评级,损害评级过程及评级的可信程度。为更了解这一问题,我们向CFA协会会员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令人感到意外——1,956位受访问者当中,211位表示他们见过信用评级机构在外部压力下更改评级。
  CFA协会金融市场诚信中心资本市场政策小组总监James Allen表示:这些结果显示,信用评级机构不单要解决有关信用评级过程和可信程度的印象问题,更重要的是,应该立刻采取措施来全面控制或消除冲突,改善那些涉及道德问题的做法。

  许多受访者指出信用评级机构和发行人之间的付费结构是最大的利益冲突点。一位受访者说:最根本的弊端就是信用评级机构的评级费用由发行人支付,而不是投资者。无论有多少监管法规,恐怕都不能解决这一利益冲突。” 另一位受访者指出:信用评级机构也可以像交易所般进行自我监管,亦应设立起激励措施,让信用评级机构的利益与投资者的利益保持一致。

  在调查中,55%的受访者 (1,070个回应同意信用评级机构应组织一个具执行权的自我监管机构,以便制定国际标准和自我监管。这也是CFA协会金融市场诚信中心提出有关信用评级机构行业改革措施的一环。

  近半数的受访者 (47 的受访者,911个回应都赞同对结构性产品使用不同的评级符号,因为并不是所有AAA级证券都具相等定义。正如目前信贷危机所显示的,尽管评级符号一样,结构性产品和公司债券却有完全不同的表现。正如其中一位受访者所说,企业违约通常与一个或两个因素有关,而结构性债务的违约取决于一篮子抵押贷款中上百或上千个个别违约的可能情况,例如美国房地美和房利美事件。由于结构性产品和公司债券的分析过程不同,根本不应采用相同的评级符号。
  James Allen指出:我们认为不同的评级尺度是受托人和信托人必须的工具,帮助他们评估和量化投资组合中的结构性产品。在评级机构、欧洲证券监管委员会和国际证监会组织谘询中,我们向他们表达了有关想法和观点。”CFA协会金融市场诚信中心目前也在准备将有关信用评级机构的建议反馈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James Allen最后说:本次调查的受访者对于评级过程的可信程度明确地表示担忧,同时支持信用评级机构进一步的改革。我们呼吁信用评级机构和监管机构考虑CFA协会会员提出的意见,并考虑对信用评级过程和结构性工具的评级进行必要的改革。
  CFA协会是一家全球性投资专业人士会员组织,负责在全世界主办管理CFA®(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译名为特许金融分析师”) CIPM(Certificate in Investment Performance Measurement,译名为投资绩效衡量证书”)考试课程,并为投资业发表研究成果、开展职业发展项目和制定自愿的、以道德为基础的专业和投资表现报告标准。CFA协会在134个国家和地区内拥有96000位会员(其中包括遍布于全球的82600多位CFA特许资格认证持有人),并在56个国家及地区拥有135个地方社团。 

                                                                     来源:金融界

您当前所在位置: